传奇皮革的重生 | Hermès

传奇皮革的重生

仅凭它的名字就能将人带到梦想的远方。失传已久的俄国沃伦卡皮革在爱马仕重获新生,在其全新的皮具精选系列中脱颖而出。

俄国皮革的起源

上世纪20年代的巴黎,满城涌动着这种皮革的特殊香味。从失落的家园逃出来的白俄们把它视作往日荣光的余辉,倍加珍惜。有许多或浓郁或清淡的香氛都以它作为商标,因为有很多香水制造商都采用这种俄国皮革来制作香水的包装。因而在当时,它不知令多少女子心驰神往。不过,在最早的时候,这种皮革其实专门用来制作士兵的战靴。据说,有一次,一位哥萨克骑兵为了提升自己皮靴的防水性能,就用桦树皮对它们加以擦拭,结果就得到了这样一种皮革。这种皮革以其防水性和坚韧度闻名于世。它不受岁月的侵蚀,所以也是打造豪华马车内外装饰的上佳材料。这种原料摸上去既坚实又柔软,简直叫人爱不释手。这种皮革,正如从事艺术历史研究的索菲·穆坎(Sophie Mouquin)所说:“把正山小种红茶、雪茄和泥煤威士忌混合在一起提炼出的精油,具有一种无与伦比的气味,而这正是沃伦卡皮革的标志。”在18世纪,这种皮革是西方人在与俄罗斯帝国的贸易往来中最心仪的商品之一,直到上个世纪初,最上等的品种当属莫斯科地区出产的牛皮鞣制皮革。后来,它的制作工艺便不幸失传了,飘散零落在十月革命的风暴之中。
 

昔日帝国的传奇皮料焕发新颜

 
 
  • 直到70年代初,才从芒什海峡的对岸又传来了这种俄国皮革的消息。英国的一些潜水员在普利茅斯湾把一艘1786年沉没的双桅船上的珍贵货物打捞出水。这艘名为“梅塔·卡特琳娜”的货船来自圣彼得堡,航行到这里时遭遇了可怕的风暴;它所装运的大麻和俄国皮革再也无法抵达原定的终点热那亚。一卷卷上好的皮革就此被湮埋在海底的泥沙之中。虽然历经长达将近两个世纪的海水侵蚀,但它们状态依然良好,充分证明了这种不同寻常的原材料具有非凡的防腐性。
  • 又过了20年,在90年代,爱马仕购得了十几张这种神奇的皮料。其中一些被加工成了Sac à dépêches包和Kelly包。人们可以在位于庞坦的爱马仕品牌收藏馆一睹这款包袋的芳容。但爱马仕并不想止步于此:其在2011年创建了一个工作团队。该团队的使命是:发掘出这种皮革材料的奥秘。这种皮革有着菱状颗粒,通常以小牛皮加工而成,传统上经常染成红色,而且经过了某种气味浓重的油料浸制和强化处理。这项研究工作进行了整整六年,许多精益求精的工艺大师都义无反顾地参与进来。在英国的一家专长于植物鞣制工艺的鞣革工坊里,人们依然使用与古罗马时代相同的工艺进行着生产:把一车车的栎树皮轧碎并加以研磨,在一张古老得说不清年龄的台架上对皮革进行手工除毛。原始的皮革在用盐腌制后,首先要用石灰和清水进行清洗,以焕发出其本来的美丽。然后,这些皮革会被放置在鞣池中,用一种奇妙的树皮溶液(植物鞣革剂)浸泡四五个月。之后再进行晾干、剖皮、滋润和修整等工序。鞣制皮革的诀窍,“就像泡一壶好茶”,亲自负责颗粒纹理工序的工匠打趣道。在这里,鞣制皮革的过程和酿造美酒一样,是一曲对时间的颂歌。而且,“鞣革工匠必须要有出色的嗅觉”。正是有了这样一支充满热情的团队,才最终破解了俄国皮革的制作奥秘,找到了那神秘的桦树油料以及另外几种能够强化皮革纹理和坚实度的植物精油。
如今,沃伦卡皮革用于制作Bolide旅行系列、Haut à Courroies、Plume旅行系列以及Ulysse记事本封套。它宛如带有烟熏及木质混合香味的护身符,味道强烈而独特。